首 页|文艺新闻|娱乐资讯|经典文学|书画长廊|摄影天地|艺术名家|民间文艺|艺术在线|文艺视频|山东各地|纪实专题|齐鲁风光
   位置: 山东文艺网 >> 经典文学 >> 小说 >> 正文
经典文学作品段落摘抄(一)
 更新时间:2018-3-27 14:32:07  点击数:394

现在我住在波勒兹别墅,这里找不到一点儿灰尘,也没有一件东西摆得不是地方,除了我们,这里再没有别人,我们死了。(《北回归线》)

  艳阳高升,原野上的朝露很快便了无痕迹。源氏痛感人生如梦,像朝露一般,愈加万念俱灰。(《源氏物语》)

  当格里高?萨姆莎从烦躁不安的梦中醒来时,发现他在床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跳蚤。(《变形记》)

  当现实折过来严丝合缝地贴在我们长期的梦想上时,它盖住了梦想,与它混为一体,如同两个同样的图形重迭起来合而为一一样。(《追忆似水年华》)

  人与人之间,最可痛心的事莫过于在你认为理应获得善意和友谊的地方,却遭受了烦扰和损害。(《巨人传》)

  现在我说的您要特别注意听:在别人心中存在的人,就是这个人的灵魂。这才是您本身,才是您的意识在一生当中赖以呼吸、营养以至陶醉的东西,这也就是您的灵魂、您的不朽和存在于别人身上的您的生命。(《日瓦戈医生》)

  美德犹如名香,经燃烧或压榨而其香愈烈,盖幸运最能显露恶德而厄运最能显露美德。(《培根论说文集》)

  亲爱的艾妮斯,我出国,为了爱你,我留在国外,为了爱你,我回国,也是为了爱你!(《戴维?科波菲尔》)

  强迫经常使热恋的人更加铁心,而从来不能叫他们回心转意。(《阴谋与爱情》)

  在各种事物的常理中,爱情是无法改变和阻挡的,因为就本性而言,爱只会自行消亡,任何计谋都难以使它逆转。(《十日谈》)

  只要你是天鹅蛋,就是生在养鸡场里也没有什么关系。(《安徒生童话》)

  就投机钻营来说,世故的价值永远是无可比拟的。(《死魂灵》)

  谁都可能出个错儿,你在一件事情上越琢磨得多就越容易出错。(《好兵帅克历险记》)

  我们经历着生活中突然降临的一切,毫无防备,就像演员进入初排。如果生活中的第一次彩排便是生活本身,那生活有什么价值呢?(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》)

  他发现了人类行为的一大法则,自己还不知道——那就是,为了要使一个大人或小孩极想干某样事情,只需要设法把那件事情弄得不易到手就行了。(《汤姆?索亚历险记》)

  对有信仰的人,死是永生之门。(《失乐园》)

  有一个传说,说的是有那么一只鸟儿,它一生只唱一次,那歌声比世上所有一切生灵的歌声都更加优美动听。(《荆棘鸟》)

  离开一辈子后,他又回到了自己出生的那片土地上。从小到大,他一直是那个地方的目击者。(《尤利西斯》)

  同上帝保持联系是一码事,他们都赞同这一点,但让上帝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身边就是另一码事了。(《第二十二条军规》)

  在甜蜜的梦乡里,人人都是平等的,但是当太阳升起,生存的斗争重新开始时,人与人之间又是多么的不平等。(《总统先生》)

  开发人类智力的矿藏是少不了要由患难来促成的。(《基度山伯爵》)

  离你越近的地方,路途越远;最简单的音调,需要最艰苦的练习。(《泰戈尔诗选》)

  悲伤使人格外敏锐。(《约翰?克里斯朵夫》

  我在女人跟前经常失败,就是由于我太爱她们了。(《忏悔录》)

  她睁大一双绝望的眼睛,观看她生活的寂寞。她像沉了船的水手一样,在雾蒙蒙的天边,遥遥寻找白帆的踪影。(《包法利夫人》)

  我听见美洲在歌唱,我听见各种不同的颂歌。(《草叶集》)

  倘若你能使你的心时常赞叹日常生活的神妙,你的苦痛的神妙必不减少于你的欢乐,你要承受你心天的季候,如同你常常承受从田野上度过的四时。(《先知》)

  现在我住在波勒兹别墅,这里找不到一点儿灰尘,也没有一件东西摆得不是地方,除了我们,这里再没有别人,我们死了。(《北回归线》)

  艳阳高升,原野上的朝露很快便了无痕迹。源氏痛感人生如梦,像朝露一般,愈加万念俱灰。(《源氏物语》)初三的学生为了中考语文及作文都在四处搜集素材,为了方便同学们学习,小编在这里帮大家整理了部分名著,供大家学习。

  当格里高?萨姆莎从烦躁不安的梦中醒来时,发现他在床上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跳蚤。(《变形记》)

  当现实折过来严丝合缝地贴在我们长期的梦想上时,它盖住了梦想,与它混为一体,如同两个同样的图形重迭起来合而为一一样。(《追忆似水年华》)

  人与人之间,最可痛心的事莫过于在你认为理应获得善意和友谊的地方,却遭受了烦扰和损害。(《巨人传》)

  现在我说的您要特别注意听:在别人心中存在的人,就是这个人的灵魂。这才是您本身,才是您的意识在一生当中赖以呼吸、营养以至陶醉的东西,这也就是您的灵魂、您的不朽和存在于别人身上的您的生命。(《日瓦戈医生》)

  经典文学作品段落摘抄(二)

  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

 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.生命每个人只有一次.人的一生也应当这样度过:当回忆往事的时候,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,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;在临死的时候,他能够说:“我的整个生命和全部精力,都已贡献给了世界上最壮丽的事业——为人类的解放而斗争.”人应当赶紧地,充分的生活,因为意外的疾病或悲惨的事故随时都可以突然结束他的生命.

  《童年》

  “唉,你们这些人啊……!”他常常这样忽如其来地叹气,也不知在感叹什么.“人啊……”的尾音总是被他拉得长长的.

  茨冈脸色红红地走到厨房中间,像一团火焰般地跳动起来:两手高高扬起,脚步快得让人难以分辨,衬衫抖动着,像燃烧一般发出灿烂地光辉.他放纵地舞着,仿佛打开门让他出去他就能跳遍全城!大家都被他感染,跟着他颤动起来.

  《红楼梦

  陋室空堂,当年笏满床;衰草枯杨,曾为歌舞场.蛛丝儿结满雕梁,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.说什么脂正浓、粉正香,如何两鬓又成霜?昨日黄土陇头送白骨,今宵红灯帐底卧鸳鸯.金满箱,银满箱, 展眼乞丐人皆谤.正叹他人命不长,那知自己归来丧!训有方,保不定日后作强梁.择膏粱,谁承望流落在烟花巷!因嫌纱帽小,致使锁枷杠;昨怜破袄寒,今嫌紫蟒长:乱烘烘你方唱罢我登场,反认 他乡是故乡.甚荒唐,到头来都是为他人作嫁衣裳!

  《三国演义》

  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.

  一壶浊酒喜相逢,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.

  《简爱》

  我曾那么爱罗切斯特先生,还几乎把他当成了上帝.虽然现在我也不认为他是邪恶的.但我还能再信任他吗?还能回到他身边吗?我知道我必须离开他.对我来说他已不是过去的他,也不是我想象中的他了.我的爱情已失去,我的希望已破灭.我昏昏沉沉的躺在床上,只想死去.黑暗慢慢把我包围起来.

  如果上帝赐予我财富和美貌,我会使你难以离开我,就像现在我难以离开你.上帝没有这么做,而我们的灵魂是平等的,就仿佛我们两人穿过坟墓,站在上帝脚下,彼此平等—本来就如此!

  《复活》

  我们活在世界上抱着一种荒谬的信念,以为我们自己就是生活的主人,人生在世就是为了享乐.这显然是荒谬的.要知道,既然我们被派到世界上来,那是出于某人的意志,为了达到某种目的.可是我们断定我们活着只是为了自己的快乐.显然,我们不会有好下场,就像那不执行园主意志的园户那样.主人的意志就表现在那些戒律里.只要人们执行那些戒律,人间就会建立起天堂,人们就能获得至高无上的幸福.

  交友不是打猎,猎物的学历、身高和年龄,对一个交往者来说,实在不必太注意.放松身心,不存目的,不刻意寻找一个投诉的对象,那份自在和愉快必定是不同的,所谓“无为而治”的道理,就在这句话里面了.如果能和自己做好朋友,这才最是自由.这种朋友,可进可出,若即若离,可爱可怨,可聚而不会散,才是最天长地久的一种好朋友.

  《鲁滨逊漂流记》

  风声呼啸,波涛汹涌,虽然风浪还未大到后来让我司空见惯的那种,但也比我几天后看到的要小得多.不过,这已足以叫我这个初涉海上的年轻水手吓破苦胆.我默默地等待着每一层涌浪将我们吞噬.当船跌入浪谷,我总以为再也不会漂出水面.陷入极度恐惧之中的我指天发誓,如果这一次上帝垂帘让我偷生,如果让我偷生,如果我能再次踏上干燥的陆地,我保证回家,决不回头,在我有生之年再也不登船出海.我一定听从父亲的忠告,再也不走这条自取灭亡的道路.

  《人性的弱点》

  如欲采蜜,勿僦蜂房.

  尽量去了解别人,而不要用责骂的方式;尽量设身处地地去想——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.这比起批评责怪要有益有趣得多,而且让人心生同情,忍耐和仁慈.

  《西游记》

  岩前古庙枕寒流,落目荒烟锁废丘.白鹤丛中深岁月,绿芜台下自春秋.

  竹摇青佩疑闻语,鸟弄余音似诉愁.鸡犬不通人迹少,闲花野蔓绕墙头.

  《海底两万里》

  这真是一片奇妙又少见的海底森林,生长的都是高大的木本植物,小树上丛生的枝权都笔直伸向洋面.没有技条,没有叶脉,像铁杆一样.在这像温带树林一般高大的各种不同的灌木中间,遍地生长着带有生动花朵的各色珊瑚.美丽极了!

  《名人传》

  人生是艰苦的,再不甘于平庸的人,那是一场无休止的战斗,往往是悲惨的,没有光华的,没有幸福的,在孤独与静寂中展开的斗争.

  《朝花夕拾》

  生命的美丽,永远展现在她的进取之中;就像大树的美丽,是展现在它负势向上高耸入云的蓬勃生机中;像雄鹰的美丽,是展现在它搏风击雨如苍天之魂的翱翔中;像江河的美丽,是展现在它波涛汹涌一泻千里的奔流中.

  《骆驼祥子

  不知道是往前走呢,还是已经站住了,心中只觉得一浪一浪的波动,似一片波动的黑海,黑暗与心接成一气,都渺茫,都起落,都恍惚.祥子像被一口风哽住,往下连咽了好几口气.



发表评论   告诉好友   打印此文  收藏此页  关闭窗口  返回顶部
山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
山东视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设计制作
文艺热线:15863879888  文艺QQ:2285831333 
投稿邮箱:sdwenyi@126.com 
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  备案号:鲁ICP备07004993号   [管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