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 页|文艺新闻|娱乐资讯|经典文学|书画长廊|摄影天地|艺术名家|民间文艺|艺术在线|文艺视频|山东各地|纪实专题|齐鲁风光
   位置: 山东文艺网 >> 经典文学 >> 评论 >> 正文
七八十年代,那个带饭盒的小学生
 更新时间:2017-3-8 15:07:10  点击数:384

哥哥比我高三个年级。我一年级的时候,他四年级。他从一年级开始,就在学校吃饭,当我入校的时候,是他教我,怎么淘米,怎么加水。

很小的时候,哥哥在我心中,简直无所不能。他极聪明,动手能力强。小学一年级,就开始动手做电动船和显微镜。他一年级的时候,学校开运动会,他把我带到他班上。他班上的同学好喜欢这个妹妹,女同学就像在玩布娃娃,给我梳头,扎辫子,传来传去,说,这是“潘冬子”的妹妹呢。

哥哥小时候长得机灵好看,有点像电影《闪闪的红星》的主角潘冬子,但显得更秀气白净聪明。老师也喜欢他,但又觉得他太淘气,于是给他安了一个职位,想收服他。这个职位便是全校的体育委员,主要负责每天课间操的时候,站在高台上,为全校领操。

我入学的时候,也常听到别人讲,这是“潘冬子”的妹妹呢。我心里真是得意非常。

但他除了淘气,还粗心。我终于认识到,原来,万能的哥哥也有局限。

不止一次,到了中午,我拎着我的饭盒回到教室坐下,就看到哥哥出现在我面前。

他拎着他的饭盒来的。他打开给我看,里面是一盒干米。

他忘记给米加水了。

我把饭分一半给他,两人相对而坐,高高兴兴地吃完。

吃得虽然少一些,但是跟哥哥对坐吃饭,可以一边吃一边说话,比一个人吃要有意思多了。

他有时拎来的饭盒,不是干米,而是稀饭。他把水加太多,米在饭盒里煮成了粥。当然也溢出了很多,这对于一个好动的男生,就太不够了。

我们分享我盒里的干饭,也分食他盒里的稀饭。

影视剧里的潘冬子形象

那些年,父母处境很不如意。母亲的学校停课很久,教师再无用武之地,便被分派到各地,做一些其它工作。我们跟随母亲在一个小镇的火车站旁边生活。她被派到这里上班,一个人承担一所邮局的工作。父亲因政治原因,大学毕业就被分配到铁路建设一线工作,长年在最偏僻的山区,跟母亲和我们一年只能相聚十几天或一个月。

小孩子感觉不到这些辛苦,但却因为家里的这种状况,兄妹感情比旁人更好一些。

我小学的前三年,七十年代末期到八零年,在那个川西小镇,人们的消息只有两个来源,一个是广播,一个是报纸。报纸的消息比广播更含意丰富。那个年代的人们,习惯从报纸上解读各种字面之下的东西。这间小小的邮局成了人们最喜欢聚集的地方。

好些人每天在这里等待报纸和邮件到来。人们在这儿,焦急地盼望远方的消息,小心翼翼地揣度上层风云,以及这风云对自己的影响。有些时候,等了一天,报纸都没到,人们更是议论纷纷。有几个知青,开始是经常来等家人的信件包裹,后来更着急,是等待回城的消息。

除了分发报纸,收寄发送信件、汇款、包裹,这里还有一部手摇电话。这边有人要打电话还简单,手摇到镇上总机,再由总机转接。麻烦的是有人打电话过来,要找某某人。母亲便只好站到门外,对着某一个方向大喊:“红星公社某队某某某听电话”,或者“供销社某某某听电话”,远处有人听到,便接力地喊下去。

手摇电话

每天下午,母亲还要去一趟银行,钱不能放在柜台里过夜。银行在厂区里,离邮局挺远。来回要两个小时。

现在想起来,还是觉得,不知那几年,母亲是怎么应付过来的,当然,也更能理解,母亲那时,还要照顾两个孩子,着实不易。

母亲有时忙起来,没办法给我们准备中午带到学校的菜。我当即表示,这太好办了,我带点白糖就好。

在那样的日子里,除了米,我就用纸,包一小包白糖。

把水稍加多一点,饭就蒸软一点。中午,趁热把白糖撒进米饭,搅拌一下,就是好吃的白糖拌饭。

本来就爱吃甜食的我,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妥。

只是有一天中午,被我的班主任明老师发现了。

那天中午,我拎着我的午饭回到教室,明老师还没走。我打开我的饭盒,她很惊讶,说:“菜呢?”我开心地说:“我妈太忙了,我带了白糖!”

明老师说:“到我家来吧!”我便拎着饭盒,去了老师家里。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,明老师家里的样子,记得明老师打了两个鸡蛋,烧了热油,把鸡蛋倒进油锅,鸡蛋受热,一下子膨胀起来的样子。

明老师笑咪咪地看着我就着米饭,吃掉这两只香喷喷的炒鸡蛋。

下午回家,我得意地跟母亲讲,明老师给我做了菜,明老师做菜太好吃了。

我是唯一吃过明老师的菜的学生呢,那时便认定明老师是我的好朋友。

1980年,母亲的学校恢复教学,母亲和其他教师,终于回到岗位。我和哥哥也跟随母亲回到成都。我到了一所大学的附属小学念书。转学之后,各种不习惯,包括班上同学欺负新人。我还发现新学校的几个老师都会找花农家的小孩索要每季的鲜花,非常震惊。十分想念明老师和以前的同学,就给明老师写了好些信。

但这里有一点好,就是我终于吃上真正的食堂了。

附小没有食堂,但附小设在大学里面。在学校吃饭的小学生,第四节课后,便摇着装着*子的饭盒,叮叮当当地,跑向大学里的各个食堂。跟大学生挤在一起。那一刻,觉得自己就已经是大人了。

成年以后,认识一些那所大学毕业的大朋友,一对时间,我读小学四、五年级的时候,他们正在那里读大学。于是,我便乐呵呵地告诉他们,我跟你们同学过呢。把原委告诉他们,他们也笑嘻嘻地当我是同学。

但我猜想,当年,他们这些恢复高考之后的头几批大学生,当过知青,下过乡,感受过饥饿,下课后也生怕买不到好饭菜,但年龄又比较大了,有的上大学已经三十有余,看着这帮小学生,不守规矩,吵闹,插队,一定会觉得无可奈何、哭笑不得。



发表评论   告诉好友   打印此文  收藏此页  关闭窗口  返回顶部
山东文艺网 版权所有
山东视歌文化传媒有限公司 设计制作
文艺热线:15863879888  文艺QQ:2285831333 
投稿邮箱:sdwenyi@126.com 
中华人民共和国信息产业部  备案号:鲁ICP备07004993号   [管理]